预期接受的治疗和实际接受的治疗之间存在的差异
Email to someone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FacebookPin on PinterestShare on LinkedIn


医学治疗措施的公平试验必须仔细规划。制定这些规划的文件称为试验方案。除其他外,该方案详细说明了所要对照的治疗措施的细节。然而,计划制定得再好,最后并非总能如愿以偿。患者在试验中实际接受的治疗有时会与他们应接受的治疗不同。在解释治疗对照的结果时,必须考虑这些偏离意图的现象。

在医学治疗措施的公平试验的发展过程中引入安慰剂的原因之一,就是为了减少对预期治疗的偏离(Kaptchuk 1998)。但是,即便是在以安慰剂作为对照的试验中,也可能步入歧途。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为感冒患者使用了一种称为棒曲霉素的药液,这与只使用了溶有药物的液体的其他患者进行了对比( MRC 1944 )。结果分析显示,该药物不具有任何有益效果。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即可能是用来溶解药物的液体使得药物失去了效力。换句话说,1000多名患者可能参加了两种无效疗法的对照! 庆幸的是,通过试验证实,尽管没有发现棒曲霉素对感冒具有疗效,在试验中使用的这种药物确实具有活性(Chalmers and Clarke 2004)!

由于种种原因,实际接受的治疗可能与预期的治疗有所不同。例如,医生可能判定原本分配到某个正式治疗对照中的患者不应接受该项治疗;患者可能拒绝接受分配来的治疗措施,或者认为治疗措施带有蓄意性;使用的治疗剂量可能与治疗意图有所不同;或者某种治疗措施的供给可能会耗尽。

例如,当显然相同的白血病治疗措施在英国和美国的儿童身上得出的结果出现差异时,通过调查显示,英国得出的结果之所以较差是由于化学疗法渐渐显示可怕的毒性效应之后,英国医生不愿坚持进行化疗(医学研究理事会儿童白血病工作组,1986)。

由于这些原因,对公平试验的解释必须考虑实际接受的治疗与预期治疗出现差异的可能性。如果预期和实际之间出现了差别,重要的是考虑对解释证据带来的影响。

References

Chalmers I, Clarke M (2004). The 1944 Patulin Trial: the first properly controlled multicentre trial conducted under the aegis of the British Medical Research Council.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pidemiology 32:253-260.

Kaptchuk TJ (1998). Intentional ignorance: a history of blind assessment and placebo controls in medicine. Bulletin of the History of Medicine 72:389-433.

Medical Research Council (1944). Clinical trial of patulin in the common cold. Lancet 2:373-375.

Medical Research Council Working Party on Leukaemia in Children (1986). Improvement in treatment for children with acute lymphoblastic leukaemia. Lancet 1:408-11.